产品展示PRODUCTS
联系我们CONTACT US
天津赛普泰克科技有限公司
联系人:王经理
商务联系电话:15922184831
技术咨询电话:18802202078
传  真:022-27778956
邮  箱:tjseptech@163.com
地  址:天津市南开区卫津路新都大厦A-901室
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 正文新闻资讯

天津大学学风建设优秀科学家:余国琮

作者 Admin 浏览 发布时间 14/08/18

风华正茂书爱国志 耄耋之年续谱新篇
——记中国科学院院士、天津大学教授余国琮


  他是上世纪中期突破美国阻挠,首批归国的学者之一,也是新中国的首批博士生导师之一。
  为了周总理“要争一口气”的嘱托,他辛勤耕耘,著作等身,为国家创造了数亿计的经济效益。
  自1952年北洋大学定名天津大学以来,他已在这里奉献了整整一个甲子。
  他骄傲地说,学校里“在职的人我最老”,并且要一如既往地工作。
  在90岁生日的烛光中他许下愿望:“祝祖国繁荣昌盛!”
  他就是我国蒸馏学科的开拓者、化学工程学家、教育家、中国科学院院士、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天津大学化工学院教授余国琮。
  拳拳报国心 殷殷爱国情
  余国琮1922年出生于广东。在他的少年时代,日军侵华的无情炮声与知识青年救亡图存的急切呼声交替在他的心中回响。那段时期里,余国琮受到了进步书刊和自然科学类书籍的熏陶,为他以后用科技实业报国播下了种子。1938年,日本侵占广州。余国琮随父母到香港避难,虽生活艰辛,但父母坚持供他读书。1944年余国琮赴美国留学,1945年底获密执安大学科学硕士学位,1947年秋获匹兹堡大学哲学博士学位并留校任教,继续科研工作。由于成就卓著,年仅28岁的余国琮被列入1950年的美国科学家名录。
新中国成立后,余国琮一心向往祖国的建设。1950年8月,他放弃匹兹堡大学浓郁的学术氛围和优越的科研条件,以到香港探亲为名避开美国政府注意,毅然返回祖国,成为首批归来的学者之一。与余国琮同船归国的还有新中国两弹元勋邓稼先。
  1952年9月,全国院系调整,余国琮来到天津大学担任教授,转眼间已有六十春秋。
  1959年5月28日,周恩来总理到天津大学视察,重点视察了余国琮所在的实验室,这个实验室主要进行原子能反应堆所需的浓缩重水的研究。面对当时的国内外严峻形势,周总理说:“我们一定要争一口气,不能使我们这个反应堆停下来!”于是,周总理的嘱托成为余国琮一生的追求,“为祖国争一口气”成为余国琮一辈子的信念。
  1965年,余国琮按时完成了“重水”科研任务,为国家培养和输送了一批技术骨干力量,在科研和教学上为我国这项国防工业做出了重大贡献,并在1978年获全国科学大会奖。
  “我不仅仅要自己去争一口气,更要把‘争一口气’的精神传承下去,让更多的年轻人面对发达国家控制高新技术进口中国的现象继续为中国‘争一口气’!”在天津大学举行的纪念周恩来总理来校视察50周年座谈会上,余国琮深情地说:“我们中国人并不笨,我们能自力创新!靠我们的知识,靠我们的辛勤劳动和科学探索,我们也一定能够置身于世界高水平的民族之林!”
  1980年,余国琮在美国化学工程师学会的年会上宣读了《大型塔板的教学模型》的论文,赢得了全场经久不息的掌声。报告会主持人认为这是一篇最出色的论文。回国以后,美国一家著名化工学术杂志主编来函,索取论文发表。余国琮在回信中说,中国学者的论文愿意发表在中国的学术杂志上。他婉言谢绝了国外的约稿,而将此文发表在国内的学报上。
2009年10月1日,余国琮在家中收看了新中国成立60周年庆典活动。回忆往昔,他说:“我当初是抱着很朴素的爱国心回来的,没有想到为国家做什么重要的研究,只想贡献自己的一些力量。回国那年,我也有幸参加了天安门的国庆阅兵,也看到了雄伟的解放军。现在我们的国家比当时又强大了很多。我想我们之所以取得这样的成就,要归功于党的领导及全国各族人民的努力。我今天很高兴,觉得这59年来确实为国家做了一点事情,当初的选择是正确的。” 
  余国琮还说:“在有生之年,我要带领我的科研团队,建设好我们国家研究精馏的重要基地,在精细化工、精馏技术分离等领域继续奋斗,与祖国的发展紧密联系在一起,与祖国同呼吸、共命运。”
  实事求是 科研求真
  回国后,余国琮坚持“工科的研究要为产业服务,最终要实现产业化”的治学理念,积极探索化工学科产学研结合之路,同时开创了我国精馏学科研究的新领域,在化工热力学、传递理论、过程放大理论等领域做出了杰出的成绩。他主持开发的“具有新型塔内件高效填料塔的新技术”打破了国外技术的长期垄断,获得了广泛的工业应用,目前国内直接应用这项成果的工业精馏塔超过了6000座,辐射全国除西藏以外的30个省市自治区,平均创经济效益每年超过3亿元人民币。他还创建了天津大学化工分离技术与新型填料开发中心,下设填料厂,从而形成了“研究——开发——生产”一条龙的格局,大大促进了蒸馏学科与其工程技术的发展,累计已取得数以亿元计的巨大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
余国琮共发表论文300余篇,曾获全国科技大会奖,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两次),天津市科技重大成就奖,省部级科技进步及自然科学一、二等奖,何梁何利科技进步奖等共14项,精馏塔大型化技术成果入选2006年教育部十大科技进展。
  余国琮对我国化工事业发展有着深厚的责任感,在教学和科研蒸蒸日上之际,他又把目光锁定在全国的化工类创新人才培养模式的研究上。20世纪90年代起,余国琮率领包括天津大学、清华大学和香港科技大学在内的全国化工学科强势高校的专家,完成了一系列高等教育教学改革研究项目,承担起教育部“高等教育面向21世纪教学内容和课程体系改革计划”项目《化工类专业人才培养方案及教学内容体系改革的研究与实践》和教育部“新世纪高等教育教学改革工程”项目《化工类专业创新人才培养模式、教学内容教学方法和教学技术改革的研究与实施》。在余国琮的带领下,项目组经过近10年的教学改革研究与实践,取得了丰硕的研究成果。《“化学工程与工艺专业”创新人才培养方案》构造了全方位的创新人才培养体系,形成了新的教学模式,构建了培养化工类创新人才的课程体系,编写出一批不同风格的高水平化工基础与专业教材,开发了百余种化工多媒体课件与网络课程。 
余国琮高度重视素质教育和创新人才的培养。他说:“素质教育是培养创新人才的一个核心。我们的创新人才一定要有良好的思想素质、文化素质、科学素质。大学是培养创新人才的基础教育,是终身教育的一个重要阶段。我们要改革人才培养模式和教学内容、改革教学方法、改革教学技术,构建培养化工专业创新人才的框架。”
  余国琮在教育战线辛勤耕耘60余载,培养出大批高级化学工程人才。他谆谆善诱的教学风格,深入刻苦的作风,严谨治学的精神和务实求真的品格使学生们受益良多。余国琮对学生和科研组人员一贯严格要求,对他们的报告及论文都反复审阅、讨论和修改,并经常鼓励他们在学术上要不断创新,否则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在他的学生中,不少人已是国内外著名的化学工程学家、博士生导师或者已担任重要的领导职务。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余国琮严谨治学、追求真理的品质在他的一代又一代学生中传承开来。化工学院教师曾爱武数年前就曾在一件小事上感慨:“余先生对自己要求非常严格。只要是他的研究生,他都会仔细过问他们的科研情况,任何细节都不会放过。前段时间,一位硕士研究生交给他一篇论文,取回后发现改得像重写一样。82岁的老人和28岁的学生之间,这将会传承什么样的一种科学情怀?” 
  虚怀若谷 德邵年高
  2006年下半年的一天,一堂名为“化学工程学科的发展与创新”的本科生创新课程在天津大学开讲,主讲人是当时已84岁高龄的余国琮先生。课程要持续几个小时,学生们怕余先生身体吃不消,给他搬来了一把椅子,想让他坐下来讲。余先生却拒绝了:“作为一名教师,站着为学生讲课是我的职责。”在场者无不动容。
  余国琮始终把自己定位为一个高校教师,他常说:“教书育人是我最大的职责。”多年来,无论是国际上的前沿论坛、国内的学术交流,还是学校中的各种科研活动,甚至是学生组织的科技活动,凡是接到邀请,只要时间和身体条件允许,余国琮总会欣然接受。“在国际国内高水平论坛上的任务是交流,我们要把国外前沿的研究成果引进来,要把我们最新的研究成果推出去;为大学生讲课是培养创新人才的重要途径,只要身体条件允许,我能多讲一些就多讲一些,让更多的年轻人了解、支持、投身、热爱祖国的化工事业,为祖国培养更多的优秀化工类人才。”他说。
  余国琮分别于2001年和2005年获得国家级教学成果奖一等奖。然而,他并没有自己保留这珍贵的获奖证书,而是把荣誉献给学校,把证书捐赠给学校档案馆,希望能够影响天津大学一代又一代青年教师成长,激励他们为祖国的高等教育和人才培养做出更大的贡献。他始终认为:“我就是一个普通的大学老师,我所做的事也是一个大学老师应该做的事。如果说有些什么成就的话呢,应该归功于我的团队,而不是我自己。” 
  在余先生执教65周年暨90华诞庆祝会上,一副书法作品无声地表达着人们对他的敬意——南山苍苍,江河泱泱,先生之风,山高水长。90岁生日这天,余先生不同时期的4位弟子将一个巨型的生日蛋糕推到他的面前。蛋糕被设计成一本打开的厚书,书页上开满了粉色的花朵,花朵簇拥着四个醒目的大字——德邵年高,寓意余先生具大家风范,如松柏长青。
  天津大学校长李家俊回忆说,自己从1978年进入天津大学的第一天起,就受到以余先生为代表的天大老一辈教授们的熏陶、激励和鞭策。2011年年初,在李家俊就任天津大学校长后不久,他专程去拜访了余先生,先生的教诲让他在工作中受益匪浅。
  进入古稀之年的天津市科协主席、教育部教学指导委员会主任、中国工程院院士王静康带着学生的尊敬之情自豪地说:“我1955年入学天津大学化工系,我也是余先生的学生。”王静康虽已成就斐然,但她仍然表示余先生“永远是我们学生的楷模,引导我们学生继续前行”。
  宝刀不老 躬耕不辍
  90高龄的余先生依然鹤发童颜,精神矍铄。他每天坚持锻炼并上网关注新闻。最重要的是,余先生从未停止过思考,他相信思考能够让人变得年轻,延缓衰老。业余时间,余先生喜欢听古典音乐——那是他在美国读书时养成的习惯。在贝多芬的跌宕起伏和门德尔松的平和优美中,余先生把九十载的世事沉浮看得云淡风轻。
  余先生在84岁时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同样在84岁时承担了教育部高等理工教育教学改革与实践项目“化工本科生实践能力培养改革与实践”。如今他年过九十仍然带有博士生,并极具前瞻性地推动计算传质学的应用。用余先生的一位正值壮年的学生的话说,就是“拼命追也赶不上先生的速度”。
  在自己的生日会上,余国琮说:“今天,我走到了人生历程的第90个年头了,我现在还有一点精力,我愿意今后一如既往地和我的团队一起努力地继续工作。” 言语质朴,掷地有声。
  余国琮,这位耄耋老人将继续以自己对祖国和科学的挚爱,在化学工业事业上攀登不辍。

上一篇:填料塔结构原理下一篇:[新闻资讯]
Copyright © 2014-2019. All Right Reserved 天津赛普泰克科技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亿鼎鑫网络 津ICP备14005368号-1